白金声:屹立在人民心中的丰碑

——刻骨铭心的回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70 次 更新时间:2018-04-09 20:36:01

进入专题: 刘少奇  

白金声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

  

   一九八〇年五月十四日,刘少奇同志的骨灰迎送仪式在河南省人民会堂举行。这天上午,我怀着深切的思念,含着激动的泪花,从办公室铁皮保险柜中再一次地将保存了一年零三个月的少奇同志的骨灰盒请出,最后又用毛巾擦拭了一遍,交给了省委组织部的负责同志送省人民会堂。陷入了沉思……

  

  

   *本文作者,其背后就是曾保存刘少奇同志骨灰的办公室。

  

   一九六九年秋,“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第四个年头了,阴霾的天空,料峭的寒风,吹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林彪“四人帮”篡党夺权的紧锣密鼓正在猛敲……

  

   十月,中国北部边境局势紧张,战云密布。毛泽东作出了国际形势有可能突然恶化的估计。

  

   十月十七日,由于战备需要,中共中央决定将一些高级干部和重要审查对象分别转移到外地,刘少奇被安排到河南开封。中办主任汪东兴来到中南海福禄居,通知刘少奇的几个卫士:“中央有个决定,把刘少奇转移到外地去休息,到开封?!蔽朗拷允叶粤跎倨嫠盗?,刘少奇一言不发?;な恐缓糜妹耷┱荷献弦┧?,在一张纸上写了几个大字:“中央决定把你转移到另一个地方?!绷跎倨孀巢豢??;な坑职颜庹胖侥玫搅硪槐?,让刘少奇看,刘少奇又把脸扭了过去。刘少奇原卫士长李太和上前对着他的耳朵,心情沉重地把纸上的字念了一遍,刘少奇闭着眼睛,仍一言不发。

  

   十月十七日晚,重病中的刘少奇,被放到一副担架上,匆匆送上西郊机场一架伊尔-14型飞机,直飞河南开封。飞机十九点二十三分起飞,同机跟去的有两名专案组人员和一名医生、两名护士,以及刘少奇原卫士长李太和。

  

   与此同时,一辆亮着刺目车灯的救护车,风驰电掣般向着开封南关机场驶去。车上坐着的是开封驻军8172部队155医院的医护人员。日前,他们奉命接受了一项“特殊监护”任务。负责传达这一任务的首长,要他们以党性、生命作保证,不得向外泄露任何风声,而对监护对象却只字不提。

  

   21时35分,飞机徐徐降落。医护人员爬上舷梯,来到后舱。只见后舱里放着一副担架,担架上躺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不知为什么,老人没有穿衣服。只裹着一床粉红色的缎子被子,被子上盖着一条白色床单。老人紧闭双目,瘦削的面庞苍白无血色。他那孱弱的身体静静地躺在担架上,没有一丝力气。从他那微弱的呼吸来看,他没有死,一息尚存。

  

   尽管上级指示要对患者的身份严格保密,医护人员还是从他们早已熟悉的那些面部特征——高高的鼻梁,突出的颧骨和堆满头顶的霜雪似的银发,一眼就认出了这位受到特殊监护的老人身份——前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大家怔了一下,禁不住一阵酸痛之情涌上心头。

  

   载着刘少奇的救护车,沿着一条坎坷的市郊土路,驶入灯火稀疏的市区。秋风中飘落的树叶,在车轮下发出“沙沙”声响,似在呻吟,又如抽泣。车内气氛冷寂而沉重,仿佛凝固了。医护人员望着担架上的刘少奇,眼泪不由夺眶而出。急速行进中的救护车,不时颠簸震颤,而刘少奇却始终闭着双眼。他睡着了么?不。他在寻思,这是什么地方?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已来到了河南。早在抗日战争时期,正当河南人民奋起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和反对国民党顽固派倒行逆施的时候,他代表党中央,不畏艰险,两次来到河南。向河南党组织传达了党的六届六中全会决议和毛泽东同志的指示,亲自领导和指挥了中原地区党和人民开展抗日游击战争和对国民党顽固派的斗争,组织和发展了人民武装,开辟和发展了豫东、豫南革命根据地,壮大了革命力量。全国解放后,他又先后十多次来到河南视察工作。他更不会想到,他已到了他一九五八年曾经视察过的古城开封。

  

   一九五八年九月十八日下午,他和王光美同志一起到古都开封视察。他当时是中共中央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作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来到群众之中的时候,他满面红光,面容和蔼可亲;他那风尘仆仆的身影,他那慈祥的笑容,给人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他健步登上龙亭,眺望古都新貌;他来到工人中间,握手交谈,是那样平易近人,使工人备感亲切。如今,他被撤销了党内外一切职务,孤身一人,病魔缠身,还戴了一顶大帽子——叛徒、内奸、工贼。

  

  

   1958年9月18日,刘少奇和王光美到开封视察,和青年们在一起。

  

  

   1960年,赵文甫陪同刘少奇同志视察洛阳市敬事街小学。

  

  

   关押刘少奇的天井院

  

  

   救护车开进了北土街10号市革委会大院停住,刘少奇被抬进了北侧天井院。这个独特的小院,始建时是私营的同和裕银号,倒闭后,变成了国民党的金诚银行。三座小楼拔地而起,与对面的一堵高大的砖墙形成一个密闭的庭院,与其说雄伟,不如说森严。那高大的圆柱,厚实的金库铁门,至今尚存。唯一的进出口是小院南面的一个小旁门。当年的设计者的考虑是颇为精到的,他恐怕未曾料到,几十年后,他精心设计的这个建筑物,竟会成为囚禁共和国主席的死牢!

  

   小院外,一个全副武装的警卫加强班15人急如星火地开了来。游动哨和固定哨昼夜看守,严加防范,不准任何人接近。这些人民的子弟兵,只知道自己在执行任务,天井院内的一切,他们全然不知道??!

  

   小院内,医护人员失去了自由。他们被指令,不准外出,不准给亲友写信,甚至连妻子、丈夫、儿女都不准有任何形式的往来,并且一个个都以党籍、生命作保证:不准泄露任何消息。他们事实上被软禁起来了,思想也被禁锢了。他们没有笑脸,彼此没有交谈,默默地做着自己要做的一切。

  

  

   关押刘少奇的房间(左下一间)

  

   为了严密监视病危中的刘少奇,在小院架设了一条电话专线。监护人员随时对外联系、汇报。一律不准使用“刘少奇”名字,而以他到达开封的10月17日的“17”为代号。

  

   刘少奇被安置在西搂一层南头的里间。他微微地睁开了眼睛,缓缓地看了看周围,慢慢地又把眼睛闭了起来。

  

   他在回想,对他的陷害升了几级?走了多远?先是路线错误,党内斗争;后是资产阶级司令部,阶级斗争;接着是大叛徒、大内奸、大工贼……

  

   一个共产党员,就怕结束政治生命。他无处申辩,只能默默忍受一切。电话撤了,卫士撤了,连厨师也撤了。他要自理生活,要劳动。他病了,去看医生。医生在看病前得批判他,同他划清界限。

  

   他患有糖尿病、高血压、肺炎和植物神经紊乱病,小便失禁,动作失常,神志不清。到1968年10月,只能靠鼻饲维持快要枯竭的生命??瞪徒嘟艏敝甘荆鹤ò敢涌?,医护方面要想尽一切办法,延长他的生命,让他活着知道,永远开除他的党籍。最好在他70岁生日那天通知他。果然,1968年11月24日刘少奇70寿辰时,破例给他听了广播。他知道已经召开了八届十二中全会,对他来说这是新闻。然而再听下去,是他已经被“永远开除出党”……

  

   为什么?凭什么?事先没有一个人来谈过一句话。什么时候立的案?找到了什么证据?不允许说明吗?不准申诉吗?不要签字吗?刘少奇气愤之极,浑身颤抖,立时大汗淋漓,呼吸急促,大口呕吐,血压陡然升高到260/130,体温升到40℃。但他一声不哼,只有那一双干涩的、快要绽裂的眼睛,喷射出怒火……

  

   从此,他没有说过一句话。

  

   刘少奇在《论共产党员的修养》和《论党内斗争》等许多论著中,主张解决党内的矛盾,要实事求是,不应人为地硬去“搜索”斗争对象,把同志说成是这主义那主义,尔后开展无情的“斗争”??墒?,这些都被林彪、“四人帮”肆意践踏了。实事求是的原则,被他们以谎言、欺骗,捏造和诬陷所代替。当年曾反对盲目“搜索”斗争对象的刘少奇,恰恰被“搜索”的箭矢所命中。

  

   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刘少奇静静地躺在病榻上,两只枯瘦如竹节似的手在被子上抽搐着,干皱的皮肤下隐隐显露出缕缕青筋,在极度的困苦中,没有一声呻吟?!安〕碳锹肌鄙闲吹溃骸八闹挥兄鞫硕?。自己不会动是被动体位,但两眼可以看人”。医护人员还特别注意到,刘少奇手中始终紧紧握着两个呈葫芦形的东西不放。在移交过程中才知道,在北京时,由于病痛和窒息的痛苦,刘少奇常常紧攥着拳头,或者伸出十指乱抓、乱撕,一旦抓住东西就死死不放。医护人员看着他那难受情景,实在不忍心,就把两个硬塑料瓶子让刘少奇捏在手里。到刘少奇含冤病逝的时候,两个塑料瓶已完全变形,攥成了两个小“葫芦”。

  

刘少奇刚到开封身体很不适应,肺炎又复发了,高烧39℃,呕吐厉害。他早已不能从口腔进食了,全靠从鼻管中打进的流食。维持着奄奄一息的生命。医护人员只有定时做流食,定时帮他翻身,不能大便,护士就用手抠。11月5日,刘少奇又一次高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刘少奇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gabnar.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s://www.gabnar.com/data/1093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abnar.com)。

35 推荐

陕西11选5开奖结果查询85 www.gabnar.com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www.gabnar.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gabnar.com Copyright © 2018 by www.gabna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