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大磊:霸权的黄昏?——现实主义理论与美国外交战略的演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19 次 更新时间:2018-04-20 15:21:17

进入专题: 现实主义   美国外交   特朗普政府   奥巴马政府   离岸制衡  

节大磊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本文在阐释现实主义四重含义的基础上,分析奥巴马政府和特朗普政府外交战略的演变进程,重点探析美国外交战略向现实主义转变的原因及影响。现实主义是国际关系理论的重要流派之一,对外交战略和政策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对于奥巴马政府和特朗普政府是否在外交战略和政策上践行现实主义存在诸多争论。尽管两位总统的个人特质和推进的国内议程迥然不同,但是奥巴马政府和特朗普政府在外交战略方面却都呈现出不同程度的向现实主义的转向。这种战略转向包括更注重决策的权衡和取舍,改变其他国家的意愿显著降低,外交决策的出发点更多遵从实际结果而非意识形态,在外交政策层面增加了“离岸制衡”的要素。向现实主义转向的根本原因是美国相对实力的下降,这种转向对中国的外交战略有深刻和复杂的影响,单极霸权的结构压力和意识形态的压力有所减弱的同时,也逐渐出现大国战略竞争的端倪。

   【关键词】美国外交;现实主义;外交战略;特朗普政府;奥巴马政

  

  

   现实主义作为国际关系理论的主要理论流派之一,其对于外交战略和政策的实际影响力却常常令人质疑。尤其是在冷战后的美国,倾向于现实主义理论的学者们常常抱怨他们的理论被决策者所边缘化,并大力倡导他们所认为的更加合理的符合现实主义的外交战略和政策。[2]在奥巴马总统上台后,采取了在很多方面迥异于前任小布什总统的外交战略和政策,于是在美国学界产生了有关奥巴马总统在外交上是不是一个现实主义者的讨论。[3]有趣的是,特朗普作为一个体制外的冲击者,致力于推翻奥巴马的国内外政治遗产,但是鉴于他在外交方面的竞选言辞以及上台后的实际政策,不少人也在讨论他到底是不是一个现实主义者。[4]这就产生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在几乎所有的方面都差异甚大的奥巴马政府和特朗普政府,有没有可能都在践行某种形式的现实主义的外交战略呢?其背后根源又是如何?产生的影响又是如何?本文首先探讨现实主义的四重涵义,并在此基础上检视奥巴马和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战略的演变,最后分析这种演变产生的原因及影响。

  

   现实主义的四重涵义

  

   有关奥巴马和特朗普在外交战略和政策上到底是不是现实主义者之所以引起诸多争论,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源自于对“现实主义”的不同理解上。本文首先从四个层次阐明现实主义的涵义,以作为下面讨论的基础。事实上,“现实主义”可以从哲学态度、前提假设、社科理论和政策建议四个方面来理解。现实主义的前提假设主要有如下几点:国际政治的冲突性;国家在国际政治中的主导地位;权力和安全的极端重要性。[5]作为一种社科理论,现实主义包括防御性现实主义、进攻性现实主义以及新古典现实主义等理论。现实主义的以上两个层面讨论相当多,在此不再赘述。

  

   同时,现实主义亦是一种哲学态度,这方面的讨论在学界较少。现实主义的国际关系理论脱胎于源远流长的政治现实主义传统,因此在哲学态度上必然受其影响。具体说来,现实主义的哲学态度体现在下面三个方面。第一,现实主义认为,不同目标之间常常是需要取舍的,而自由主义/理想主义相信“好事物一起来”(all good things go together)。如图1所示,自由主义/理想主义所认为的好的事物和目标——诸如个人自由平等、经济相互依赖、政治自由民主、国际制度、国际和平——之间是相辅相成的,因此不需要进行取舍。现实主义者所看到的世界则大为不同,他们认为世界充满了权衡、取舍和妥协,一个目标的实现也许要以另一个同样值得追求的目标为代价。比如,现实主义者常常注意到决策者需要在安全利益、经济利益和价值观之间进行权衡和取舍。

  

   图1 自由主义的逻辑[6]

  

  

   第二,现实主义对于改造他者既无兴趣,亦感到悲观。其一,现实主义者不认为谁更有资格处于一个改造他者的位置,包括自己在内。就人性而言,无论是自私、恐惧、还是对权力和荣誉的竞逐,都是普世性的,人与人之间并无根本性差别。就国家而言,不同国家政体固然不尽一致,但是它们的对外政策并没有道德上的高下之分。其二,改造他者也是极其困难乃至不可能的。摩根索即认为人性自古以来从未改变。[7]就改造他国而言,现实主义者更多地看到的是其巨大的复杂性、成本和不确定性。相对而言,自由主义/理想主义者相信人性良善的一面,认为教育可以让人类的理性之光最终闪耀。以上讨论的政策涵义是,现实主义者坚持,实现政策目标不能建立在使他者发生根本性改变的基础上。这也反映了现实主义者念兹在兹的要从世界“本来的样子”(the world as it is)出发研究和分析问题。如卡尔所言,现实主义认为“最高的智慧是接受既有的力量和趋势,并据此进行自我调整?!盵8]

  

   第三,现实主义的道德观。不少人批评现实主义者不讲道德,但是现实主义其实并非不讲道德,而是秉持一种不同于自由主义/理想主义的道德观——结果主义的道德观(consequentialist morality)。结果主义的道德观不从某些抽象的原则出发去指导行为,而是审视不同行为所导致的后果,并通常选择其后果最好/最不坏的行为。[9]在现实主义者眼中,自由主义/理想主义的绝对主义道德观(categorical morality)通常从某些抽象的原则出发,比如自由民主、保障人权、世界主义等等,但是其带来的后果却可能是糟糕的乃至灾难性的。摩根索将这种权衡不同政治行为的后果的方式称之为“审慎”(prudence),并谓之以政治的“最高美德”。他在书中所举的1939年苏芬战争例子也很好地说明了结果主义与绝对主义道德观的区别。如果以后者为指导,则英法应当出兵协助芬兰,因为苏联入侵波兰违反了《国联盟约》,但是英法出兵的后果可能是灾难性的,因为可能会把苏联推到纳粹德国一边。现实主义者则认为,尽管苏联的行为值得谴责,但是为了避免一个很有可能是灾难性的后果,英法应当保持中立。[10]

  

   在政策建议的层面,美国的一些著名的现实主义者提出了一个相对统一的方案——所谓的“离岸制衡”(offshore balancing)。[11]“离岸制衡”的倡导者认为,对美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来自于东亚、中东或者欧洲出现一个潜在的区域霸权。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美国需要维持庞大的海外驻军和同盟体系,因为潜在的区域霸权对域内其他国家也构成威胁,这些国家会主动维持域内的势力均衡。只有当区域的势力均衡将要被打破、区域霸权即将出现时,美国才需要从“离岸”转变为“在岸”(onshore),凭借其强大的军事实力恢复均衡,并在之后继续保持“离岸”?!袄氚吨坪狻笨梢晕拦炊嘀厥找?。美国可以为此节约大量的经费和人员开支,同时迫使其盟国和友好国家为自己的安全承担更多的义务和责任。另外,因为美国的海外军事存在部分地造成了核扩散以及恐怖主义等问题,“离岸制衡”甚至还可以自动缓解这些安全威胁。

  

   现实主义作为前提假设和社科理论在以下的讨论中将被排除在外,主要原因如下:第一,前提假设作为分析问题的出发点,较难以在实践中得到证实或证伪。第二,现实主义作为社科理论是一个庞大的理论体系,其内部的分歧和争论甚至不亚于其与其他理论之间的分歧。[12]第三,结构主义的现实主义理论更关注的是国际层面的国际政治现象和规律,而非具体国家的外交政策。[13]因此,以下将主要以现实主义作为一种哲学态度以及所谓“离岸制衡”来讨论奥巴马和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战略演变。

  

   表1 现实主义的四重涵义

  

  

   奥巴马在当选之前,就提到一位著名的现实主义者雷茵霍尔德·尼布尔(Reinhold Niebuhr)是自己“最喜欢的哲学家”之一”。[14]事实上,奥巴马在2009年12月在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上的讲话被认为体现了尼布尔式的现实主义。[15]奥巴马的助手后来提到,这篇讲话基本上是其本人所作,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他对外交政策的看法。[16]奥巴马坦承,“我们有生之年可能都无法消除暴力冲突,”并且表示,“我需要面对世界本来的样子(the world as it is)…… 在这个世界上,邪恶的确存在。非暴力的运动无法阻止希特勒的军队。谈判也不可能让基地组织放下武器。承认武力有时是必要的并不是要陷入犬儒主义——这是承认历史,也是承认人类的不完美以及理性的限度?!盵17]在这里奥巴马指出,使用武力有的时候是两害相权取其轻,这是典型的现实主义逻辑。就奥巴马政府使用武力的实际情况来看,一方面绝不轻言武力,另一方面在面临对美国安全的重大的直接威胁时,又毫不犹豫使用武力,甚至不惜在争议声中单边行动。[18]

  

   在诺贝尔奖讲话一周前,奥巴马在西点军校宣布了向阿富汗增兵的计划。他说,“身为总统,我也拒绝制定超出我们的责任、能力或利益的目标 …… 我必须权衡我们国家面临的各种挑战?!卑掳吐硪昧肆硪晃幌质抵饕逭甙劳芡车幕啊岸悦肯罱ㄒ槎急匦虢懈蠓段У目剂浚杭幢匦朐诿恳桓龉蚁钅恐诩案鞲鱿钅恐浔3制胶??!彼婕磁狼叭握笆チ四侵制胶狻?。[19]正如奥巴马政府一位前高官所言,“平衡”是奥巴马政府外交的基础。这种平衡包括在美国利益和价值观之间的平衡,在国内和国外事务之间的平衡,在不同地区的目标的平衡,在美国承担的责任和他国责任之间的平衡,以及在运用防务、外交和发展等不同手段之间的平衡。[20]

  

奥巴马也曾表示自己十分赞赏老布什及其国家安全事务顾问斯考特罗夫特所执行的现实主义的外交政策。在奥巴马第二任期行将结束的时候,《大西洋月刊》发表了对他的有关外交政策的长篇专访。其中奥巴马的一段话体现了典型的现实主义逻辑:“…… 世界是一个艰难的、复杂的、纷乱的和残酷的地方,充满了困苦和悲剧。为了促进我们的的安全利益以及推广我们的理念和价值,我们不仅需要勇气,也需要冷静,需要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们得承认,有时我们能做的最多是让一些糟糕的事情暴露于世人面前,但是却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有时在安全利益和我们对人权的关注之间会产生矛盾。面对无辜者被杀戮,有时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有时却无能为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节大磊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现实主义   美国外交   特朗普政府   奥巴马政府   离岸制衡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www.gabnar.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www.gabnar.com/data/10960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www.gabnar.com)。

2 推荐

陕西11选5开奖结果查询85 www.gabnar.com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www.gabnar.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gabnar.com Copyright © 2018 by www.gabna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64| 40| 996| 536| 336| 832| 70| 346| 31| 462|